从心理学角度解析我们该如何走出原生家庭伤害

之前答应给大家分享一期,关于治愈原生家庭创伤的文章,这就是原生家庭治愈系列的第一期。

因为原生家庭问题,是一个很庞大的命题,创伤的定义也因人而异,最重要的是,学习心理学之后我有一个感受,很多人对于自己的认知是不清晰的,是压抑的,甚至歪曲和扭曲的。因为很多时候,决定人的所思所想和行为准则的是我们的潜意识,而我们大多数人对自己的潜意识一无所知。

所以,当你认为自己有原生家庭创伤时,就需要涉及很多方面,比如你怎么判断是原生家庭带来的,而不是人性或人格特质里人人都有的问题?比如,这单一是你和你的家庭的问题,还是整个时代性的问题?比如,创伤表现在哪里,创伤的程度怎么判断,你解决和治愈路上会遇到的障碍是什么?困难在哪里?

最重要的是,很多人有个误解,觉得心理学就是我告诉你原因,告诉你办法,然后一切就迎刃而解了,这是错误的认知,心理学有很多个学派,每个学派都对每个问题,提出了不同的见解和应对措施。

所以,我自己在不断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,最大的感受是:心理学不生产办法,方案,不消灭问题,心理学更多的致力于发现问题,认识自己。

宗教圣人鲁米曾说过一句话叫做:你的任务不是要寻找爱,而是找到你内心中阻止你靠近爱的所有围墙。

所以,心理学是让你看到你的人格特质是什么?隐藏的真实自我什么?社会自我是什么?心理发展的障碍是什么?你处理不好情绪问题,人际关系,亲密关系的障碍在哪?

因为从弗洛伊德开创精神分析以来,就开启了潜意识研究,提出了人格发展,认为人的人格分为不同的发展阶段,而每个阶段如果父母在照料中没有让孩子充分发展,就会造成压抑和病变,让孩子后续产生精神问题,人格障碍。

而阿德勒则通过《自卑与超越》《接受不完美的勇》等,提出了:重要的不是天生拥有什么,而是如何活用拥有的东西。换言之,一生很短暂,我们需要不断克服困难,完善自己,去追求生命的终极意义。

包括后来的埃里克森,他将弗洛伊德的人格学说更加具体化了,提出了心理发展的八个阶段,每一个阶段都有特殊的社会心理任务和矛盾,只有顺利解决了每个阶段的问题,一个人的人格才会健康发展,而不会遇到后续问题。

他们在自我心理发展方面研究很深,通过阅读他们的书和理论研究,我们会发现自我存在的人格障碍,自己的人格特质,以及找到如何超越自我的途径。

但是,每个学派和每个学派的代表人物,他们的见解都是有局限性的,受制于个人,时代,甚至性别,比如弗洛伊德被女性主义者痛批,因为他对女人一无所知。

而我比较喜欢的女性心理学家卡伦·霍尼,她就发展和完善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和人格发展学说,特别是弥补了他对女性无知而妄下判断的这一块。

就是说,我们承认有原生家庭创伤的问题,也承认原生家庭会成为你以后人生路上的障碍,但是,这个障碍并非无法清理,甚至于,我们在学习和应对如何清理障碍的同时,自身也在无形中成长和进步了。

霍尼是这样认为的,理想化的状态下,人格也好,人的性格也好,是可以朝着更好方向或者完美方向发展的,但是,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中,父母注定无法给一个人提供完美的生长环境,而且,就算在一个绝佳环境里长出的完美孩子,来到这个充满变异的社会也会受到伤害,因为伤害无处不在。

所以,每个人的出生,无论你原生家庭怎么样,你都是注定伴随伤害长大的。因为孩子依赖大人的爱而活着,又缺乏自我照料的能力,所以,伤害在所难免,但人不应该专注于伤口,而应该专注于每次跌倒后的成长。

比如,在我们的现代文化中,如果一个母亲眼见儿子被杀了,估计会出现严重的心理创伤,痛不欲生,甚至终生难以走出伤害。但是,在很多原始部落中,在某些文化中,当儿子被别人杀了以后,母亲可以通过收养凶手以代替死去的儿子,而获得心理安慰,减轻创伤。

再比如,在爱斯基摩人的部落文化中,他们就不认为杀人需要受到严厉的惩罚,所以,有血亲被杀,他们也没有那么悲痛。

这是我们无法想象的,但就像我们将日本人捕猎鲸鱼视为残忍,西方人也无法理解我们为何会吃狗肉一样。不同的文化传统和环境,会造就不同的认知。

这就涉及到认知心理学中的概念,不是问题本身伤害你,是你看待问题的方式在伤害你,而不同时代,不同的文化环境,会重塑和定义你看待问题的方式。

这也解释了,为何原生家庭伤害,这两年在中国如火如荼,而为何我们的父母们,他们生活在更严重的更恶劣的成长环境中,却不会动不动将原生家庭问题挂在嘴边。

因为,一方面,他们没有意识到问题,甚至没有看到自己的心理伤害,认知决定了他们从不向内看,也没有向内看的意识。所以,他们不会从心理上去解读自己的很多行为,更不用说用原生家庭解读自己的行为了。

另一方面就是,在他们所处的时代,父母的做法是普遍性的做法,即便是拳打脚踢,也是为了棍棒底下出孝子,而他们为人父母后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,他们没有认知的断裂感,而我们有。我们小时候被这样粗暴对待,然后等我们长大后,现代教育理念告诉我们过去教育方式的存在很多问题,是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,所以,我们看到了问题,也有反思问题的能力。

而纵观这些心理学家,他们关于童年创伤对人格特质的影响研究,最后提出的办法都是个体的自我治愈,在心理学上被称为「个体疗法」。

个体疗法的一个重要部分是,个人要意识到,无论身体还是心理,你都是完整的你自己,所以,你要专注于自我人格的完善,自我人生的发展,从而真正克服问题,治愈自己,而不是拘泥于家庭和关系。

但是,已故的精神病学家和家庭治疗师莫瑞·鲍恩,却在实战中发现,很多严重的精神疾病的患者,在医院中明明被他治愈了,或者恢复的很好了,一旦回到家庭或社会中之后,就会再次复发。

这让他感到很困惑。这种观察导致鲍恩在以后的研究中,将他的关注点从单一的个体患者的治愈,转变为对他整个家庭和家族的情感单元的关注,并且,他开始发展和建立家庭系统理论,作为他治愈患者的一种方式。

而一个人对他的原生家庭越熟悉,认识的越深刻,才越有能力真正脱离家庭和环境,朝着自我分化的方向发展。

所以,和个体疗法中强调独立,出走,割离不同的是,鲍恩认为这一切先建立在回归之上。

你要先回归家庭,了解这个大家族的运作模式,习惯性方式,系统是如何工作,以及你处于系统的具置,才能做到真正的分化出来。

「家庭系统疗法」,将关注点放在人际关系互动上。它认为,个体只有在互动和家庭系统中才能被呈现、被阐述、被理解。

简单来说,人是从别人身上,从自己和别人的交往方式中,看到真实的自己的。如果一个人没有从别人身上弹回来,他就看不到自己的样子。

也就是说,在家庭系统疗法里,你可以从你父母双方各往上三代的关系中,你爷爷奶奶对待你爸爸和叔叔大伯的方式,你姥姥姥爷对待你妈妈和舅舅姨妈的方式,你爸爸的兄弟姐妹的相处,和你舅舅姨妈妈妈们的相处,看到未来下一代会是怎样的。

通过家庭系统疗法,你会发现你只是这个大家族运作中的一个螺丝钉,任何处于你这个位置的人都会在这样的教化中变成你现在这个样子。

如果说,在处理亲密关系中,特别是夫妻关系中,个体疗法认为,人应该关注于自我完善,只有你完善了,你才能拥有好的亲密关系。

那么,家庭系统疗法则认为,跳探戈需要两个人,出了问题不止是你的问题,彼此都有问题,大家都是有问题的人,问题不是你个人应该怎么改变,而是两个有问题的人,如何建立协作的模式,用合拍的舞步跳完全局。

所以,家庭系统疗法不致力于改造个人,而在于改造关系。就是说,在婚姻中,你可以有问题,你老公也可以有问题,两个有问题的人也可以生活的很好,只要你们意识到彼此都有问题,找到属于你们的可以共存的模式就好。

所以你看,心理学的学派很多,每个学派都有自己的观点和方法,但同样的,每个学派都有自己的局限性,但也有自己的精华。而我们所要做的,就是更全面直观的去看待这些学说,更充分的认识和了解自己。

因为我只是心理学爱好者,学习者,所以我奉行的是拿来主义,我不支持谁,捍卫谁,我只将对我有用的东西拿来用。

所以,如果说今天是一个总的概念,那么之后的每一个视频分享,将会涉及更加具象的东西,以及如何操作的问题。

比如,我先带你认识原生家庭是怎么运作的,怎么影响我们每个人,以及怎么造成伤害的;

再带你做一个心理体检,就像你要去医院要做身体检查一样,心理体检是让你看看你所谓的原生家庭创伤,伤口究竟在哪,问题究竟是什么?要看病,先要看看自己得了什么病,对症下药才能真正痊愈。而心理体检,就是让你看看你的问题出在哪里;

再之后,针对你的创伤告诉你,它是如何改变你的认知的,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这些创伤,你眼里看到的,心理感受到的是怎样的,因为这些创伤,你的眼睛看到的,心理感受到的发生了哪些变形。因为创伤,你可能长期生活在一个变形而不自知的世界,所以需要带你做一个初步的矫正,让你下次看待事情时有意识的扭转。

最后,才是我们如何治愈自己的伤口,并让每个人受伤的地方,成为自己身体最坚强的地方。

而治愈从总体上,又要分成个体疗法和家庭疗法,每个疗法又有不同的具体操作和实践性发展 。

而我的目的就是,就是通过我的讲解和引导,可以让你站在一个中立的,客观的,跳出来的视角,去看待所有的方向和框架,而不会在没有选好路之前,就误入歧途,或者被某个心理学理论框在里面。

人只有认清自己,才能解锁世界,而只有跳出来,才能认清自己,跳进去,才能感受自己。

以后每周会做两到三次的视频分享,直到我们关于原生家庭系列的分享做完为止。